“不,没有——”立香看着笑容可掬的信长

简介: “不,没有——”立香看着笑容可掬的信长,回想起了在迦勒底的时光。

太阳尚未升起之时,懵懵懂懂了一天的立香苏醒了过来。

睁开眼的瞬间,出现在她眼前的,是陌生的天花板。

左右两边传来的的呼吸声和似有若有的幽香都告诉她,自己的两侧各躺着一个女孩子。

壮着胆子,她往右边偷看了一眼,冲田尚在熟睡中,和平日里活泼爱搞怪的样子不同,安静下来的她真是一个十足的美人。

“不好不好,不小心又看呆了。

”过了好一会儿,立香才从冲田的盛世美颜中回过神来。

又往左边看去,远坂凛的睡颜出现在立香的眼中。

虽然她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,但立香的心却没有泛起任何涟漪,这大概就是母子情深吧。

昨天的事情,一桩桩,一件件都在立香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,她们一起吃饭,一起泡温泉,一起睡觉,仿佛真就是一对要好的母女。

其他事情倒没什么,只是自己和远坂凛一起泡过澡,就算是现在还能回忆起她的曼妙身姿…

“…

”这么想着的立香,偷偷地溜出了房间。

不远处,有喧闹声传来,立香循着声音看去,才发现一大早的,就有好些人汇聚在一起,在往同一个方向行进。

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立香果断加入其中,顺着人流一起涌出阎魔亭的大门。

大门外,驻足的人的更多,他们大多三两人结伴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”“快了快了,再耐心等一会…

”旁人的谈话传进立香的耳朵里,立香终于明白了大家这一大早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。

“哦呀,发现一位可爱的…

”冷不丁地,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立香面前,他面容英俊,留着一头柔顺飘逸的金色长发,但立香却对这个人没有好感,因为他看起来太过轻佻。

“可爱的,一个人吗?

”那个男人虽然在笑着,但是立香却丝毫不想与这人亲近。

“不,不好意思,我和朋友一起来的。

”“哦呀哦呀,可爱的,说谎可不好哦,从刚才开始我就在观察你了,你是一个人出来的。

”这番话让把立香吓了一跳,这家伙,原来早就盯上自己了吗?

立香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会被男人,而且还是一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搭讪,心里的滋味真是难以言表。

“来吧,,到这边来可以更好地看日出哦。

”男人突然抓住立香的手腕,想要把她强行拉走。

“喂,你快放开我…

”立香向旁人求助,周围的人却没有反应,只是看了她一眼,然后依旧做着自己的事,就好像没有注意到一般。

这样的反应,让立香的心彻底凉了。

自己一直以来的拼死冒险,就是为了这样一群人吗?

不过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这般冷漠,眼见立香即将被拉出人群,一人影快速朝他们走来,拦住了金发男子的去路。

“把你的脏手拿开——”绝望之际立香宛如听到了天籁。

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

”那人温柔地摸了摸立香的头顶,转而看向那个搭讪的年轻男子。

“不好意思,能请你放开我朋友的手吗?

”金发男子似有所指,可惜当时的立香没能理解。

眼见搭讪的男子不听话,那人也不再多费唇舌,她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刀,然后毫不犹豫地朝着对方的手腕斩了下去。

男子眼疾手快,避开了这一斩击,但一直紧抓着立香的手,也被迫松开了。

“喂喂,初次见面需要这么动刀动枪的吗?

“我要带这位去看日出,和你有什么关系?

”这位金发的美男子依旧保持着微笑,只是从他身上,脸上已全无笑意。

“哼,区区半神而已,你以为我会放在眼里吗?

”袒护立香的那人似乎看出了那人的来历,“就算是神佛,胆敢挡在我的面前的话,我也照杀不误!

”“哦——,好大的口气,那就让我好好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。

朝阳渐渐开始从地平线冒头,宛如驱散阴霾一般,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立香之时,立香的脑袋嗡地响了一下,记起这眼前这两位似曾相识的人物究竟是谁。

”有一人先立香一步,开口阻止了这场战斗。

“抱歉,我的朋友为人太过热情,有什么冒犯的地方,我替他向诸位赔罪。

”“喂,你胡说些什么…

”“芬恩大人,周围人太多了,现在还不宜发生战斗。

”“…

”两人虽说是在密谈,但是谈话内容全被立香听到了,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缺心眼。

“哼,这次就暂且放过你,下次再见之时,一定叫你知道我无败紫靫草的厉害!

“…

”信长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,将长剑收回鞘中。

”“啊,抱歉抱歉,吓到你了吧?

“不,没有——”立香看着笑容可掬的信长,回想起了在迦勒底的时光。

“那个,谢谢你帮了我。

”她看向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织田信长,稍显郑重地道了谢。

“…

”因为信长突然盯着自己不说话,立香感觉有点不自在。

”信长像是在欣赏她心爱的茶壶一样,仔细地观察着立香。

”她突然间张开双臂,将立香拥入怀中。

明明外表最多只能算是中上而已——”她紧紧搂着立香,丝毫不介意立香和自己的亲密接触。

”她就像是一个得到心爱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样,喜爱之前溢于言表。

”脸被埋在信长胸口的立香说不出话来,只能发出单音节的声音以作抗议。

“抱歉,弄疼你了吧。

”冷静下来的信长松开了立香,立香则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“来吧,我们一起看日出吧,听说这儿的日出是绝境哦。

”但信长还是不愿就此放立香离去,抓着她的手向旅馆旁的一处密林走去。

“怎么样,这儿是个看日出的好地方吧?

”从这儿眺望东方,没有任何东西遮挡视野,的确是个看日出的好地点。

“嗯,这儿确实不错,那个…

”“信长,叫我信长。

”擅长察言观色的信长,理所当然地以为立香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而踌躇着,但实际上立香犹豫的却是该不该喊出她的名字,毕竟在信长看来,她们只是初次见面而已。

“…

”因为好久没有听到别人这样喊她了,信长很高兴地回应了立香。

此处除了她俩之外没有别人,“信长也是来这里旅游的吗?

“不是哦,我来这里是为了干一件大事。

”信长摘下头顶的帽子放在一旁,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瞬间就倾泻而下。

”“…

”“好还是不好,该不该被改变之类的。

”立香回想起刚才周围人冷漠的样子,又回想起昨天差点被一个男人欺负那件事,突然间感慨万千。

“…

”“是吧,你也觉得这个时代的人类应该被改变吧?

立香从她的眼睛里,仿佛看到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,那是什么?

“嗯,大概吧…

”那样的感情太过强烈,让立香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了。

“真没想到,能和你这么合得来——”她再次把立香拥入怀中,用行动表达着自己的高兴之情。

“就算是土方,也只是因为目标和我一致才听从我的安排,冲田那家伙更是一直和我唱反调,啊啊,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理解我。

”她似乎完全不介意被立香听了去,大方地说出了她合伙人的名字来,还有冲田,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冲田吗?

“啊,真是太可惜了,要是能早点和你聊聊的话,计划也许还有更改的余地呢…

”遗憾的神情在她脸上一闪而过,仅仅只是一瞬间,她又用明媚的笑脸看向立香。

“…

那么,接下来我就和你说说我的计划吧。

”朝阳攀升地很快,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完全离开了地平线。

阎魔亭的朝阳果然同别处不同,仅是多了朝阳金黄光辉的映照,就将此地渲染得金碧辉煌,如同人间仙境一般。

“哇,好漂亮…

”立香望着眼前的美景,赞美之词脱口而出。

”发觉被无视的信长,气急败坏地拍了一下立香的肩膀。

“啊啊,对不起,情不自禁地就被吸引了…

”“既然你真诚道歉了,那我就大度地原谅你了,下不为例哦。

看着一副傲娇模样的信长,立香突然发觉,或许信长还是那个信长。

“听好了,接下来我要说出我的计划了哦,很重要的哦,你一定要认真听哦。

”大概是怕又被立香无视了,信长抓着立香的肩膀,再三强调道。

“…

哦,我会认真听的。

”明明信长努力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,立香却总是有股想笑的冲动。

“我的计划说简单也简单——”信长起身背对着立香,双眼直视朝阳,“老朽要做的,就是重新征服这个天下——”她弹开手掌伸向初升的朝阳,虚空而握,像是要把太阳握于掌中一般。

“老朽要做的,就是改变如今这冷漠的世道,丑陋的人心——”立香忍不住站了起来,眼前的女孩虽然依旧娇小,但在立香眼中,似乎已是宛如巨人般高大。

”只看背影,立香就已被信长的霸气震慑,或许这才是日本战国三杰之首,织田信长的本来面目。

立香不住地在心里骂自己蠢,自己怎么就因为信长的插科打诨而忘记她的枭雄本质了呢?

“为此,老朽首先要做的就是——”好像没有注意到立香的变化似的,信长转过身来,眼里显露出睥睨天下的气魄。

这就是织田信长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织田信长,为世人所恐惧的第六天王魔,事情或许很不妙了。

“…

嗯,很有趣的计划呢——”她一步一步,慢慢地向后移动着。

“…

”朝着信长所在的相反方向,立香全速奔跑。

只是刚跑没几步,她就一头扎进了信长的怀里。

“真是的,这么心急干什么,老朽的话还没说完呢。

”立香用尽全力想要从信长的怀里出来,但是信长的手臂,此刻却宛如囚笼一般,将立香牢牢锁住,任凭她如何挣扎,也无济于事。

”“…

”既然无法跳脱,那么就尽可能获得更多的情报吧。

“我与他没有交集,更谈不上仇怨——”她松开立香,轻抚着立香的脸颊。

“我要杀他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他的身体里寄宿着圣杯。

”即便圣杯二字说出口,信长的眼里依旧波澜不惊,仿佛魔术师们所苦苦追寻的至尊宝物,在她眼里也仅是值得一用的道具而已。

“不是小圣杯,而是充满无尽魔力的大圣杯!

”像是怕立香不理解似的,她特意补充了这一点。

“你说什么,你是说圣杯寄宿在卫宫先生身上!

”立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好似晴天霹雳,又像当头棒喝,未曾想自己苦苦找寻的圣杯,竟一直就在自己身旁。

看着因为震惊而失神的立香,信长露出了坏坏的笑容。

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变成女孩,但作为女孩的你,还没有和别人接过吻吧?

”她捏住了立香的下巴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吻住了女孩的嘴唇。

莽撞的,粗鲁的,但又隐隐含着一丝温柔,信长就像男孩亲吻喜欢上的女孩子一般,亲吻着立香。

片刻后,紧贴着的嘴唇分开了,信长得意洋洋,像是一个最先抢到玩具的熊孩子。

“哈哈哈,你的初吻对象不是冲田总司,是我织田信长!

”立香摸着自己的嘴唇,有些难以置信,随即她就感觉天旋地转,在失去平衡即将摔倒在地之际,被信长一把抱住。

意识正不断地被抽离,立香的双眼也渐渐变得沉重。

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,她还能听见信长的喃喃自语。

”随后她就感觉嘴唇被某湿润又柔软的物体覆盖,至于那是什么,她已没有余力多想。

发出这样的感慨后,立香就在信长抱在怀里,沉沉睡去。


以上是文章"

“不,没有——”立香看着笑容可掬的信长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乐园游戏网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