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到有位同伴半夜被横冲直撞的蜻蜓惊醒,我们才知道

简介: 直到有位同伴半夜被横冲直撞的蜻蜓惊醒,我们才知道,原来世间万物都是有生命与灵性的,伤害它们必将遭到应有的“惩罚”。

□谷晶晶童年是记忆里难以忘怀的歌,每一首都镌刻着我们对生命的懵懂与寄托。

  那一望无际的田野便是生命启航的第一站,最有趣的莫过于捕捉蚂蚱。

绿色瘦小的蚂蚱是最易捉的,而通身褐色的则灵巧许多。

还有一种绿褐相间的蚂蚱,个头最大,或许因了“混血”的原因,飞起来会发出一种有节奏的“哒哒”声,肉肥鲜美。

不一会儿,大小不等的它们便被串成一串。

几分钟生成的一顿野餐,胜过一切饕餮盛宴。

夏日雨后,满院的蜻蜓纷繁萦绕,云影天光里我们扛着“巨大”的扫帚奋力追赶。

若是扑到了黄色的蜻蜓,会在它们的屁股上插根细短的扫帚棍,将它放飞。

有时会在它们的尾巴上系一根白色的细线,看它们渐渐隐入高空,直到消失不见。

更有甚者捕到了蓝色的大蜻蜓会把它放进蚊帐里,以期捕食蚊子,当然我是万不敢这样做的。

直到有位同伴半夜被横冲直撞的蜻蜓惊醒,我们才知道,原来世间万物都是有生命与灵性的,伤害它们必将遭到应有的“惩罚”。

我想此时的童年应该是一首任性的歌,不管对与错,总想肆意妄为一番。

  植物对童年的更不必说,那时我们最向往的便是遇到大片的甜高粱,折两根当下午茶。

大家跑进地里“咔咔嚓嚓”,仿佛像比赛似地快速折断高粱秆,无情地将并未成熟的高粱穗沉重地摔在脚下。

有时贪心的我们还会捎上两根,可既怕被吃饭归来的主人碰上,又怕被家长痛骂,只好将它们藏起来,留待明天再吃。

此时的童年应该是一首香甜却略带苦涩的歌,总能勾起心底的口欲,令人欲罢不能。

就连喂猪、喂鸡、洒扫庭除,我们也都一一承包,生怕错过了表现自己的大好时机。

彼时我们端坐在桌前等候父母归来,第一次体会到生命庄重的仪式感。

我想此时的童年应该是一首孤单的歌,寂寞里刻满坚强,总令人加速成长。

它刻进我们的发肤,浸入我们的灵魂,一生一世,生生不息。

至情至真,荡气回肠里何尝不是我们对岁月领悟的历久弥新?


以上是文章"

直到有位同伴半夜被横冲直撞的蜻蜓惊醒,我们才知道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乐园游戏网的其它文章